首页 >> 中医丰胸

下下海采采珠正文第004章小周天

中医丰胸  2019年07月12日  浏览:7 次

下下海采采珠 正文 第004章 小周天

正文第004章小周天程云海沉迷于这个交通工具已经很久了。程云海就读的学校海洋二中就在这条公交线的最西端,上学放学大可选择这个别提多舒适的交通工具。甚至在第二节课后、三十分钟课间操时间,程云海都敢偷偷跑上公路,坐上一个来回:二十分钟,只为享受一下这种舒适。毕竟对学生来说,这无疑是一种贵族般的休闲方式。由于是政府员工的专线,巴士上除了有豪华的硬件配置,软件也相当不错。比如司机师傅、售票小姐都非常体贴,懂得每隔一段时间更新一下背景音乐。比如前段时间的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,这段时间就是《牵手》。听着这些怀旧的老歌,在车子前进的摇曳,就能体会到难得的片刻放松。如果播放一首激越的摇滚,怕是心情就会烦躁。每天早晨乘坐的政府工作人员中,当然不会有七大班子的负责人,不过,即使是普通的工作人员,他们也大多是一些拉长脸时刻准备训人的家伙,在他们面前放些极不严肃的摇滚,怕是讨不了什么好。程云海也比较喜欢舒缓的音乐。这样的音乐背景能够诱发人们沉思,或者做一些僧侣打坐的功课,比如程云海就喜欢在这个时候练习他的龟息术。前几年全民健身、气功盛行的时候,程云海曾经跟随女居士,学习过一种炼气方法。这位女居士是家庭妇女,丈夫是水产供销系统的专业干部,常年在北方沿海走访调研,每到一个地区都会呆上两三年。女居士跟随丈夫在北方沿海漂泊,在漂泊中间,师从一位世外高人,学会了龟息术,据说能够强身健体、甚至脱胎换骨。这位居士的女儿张蕾是程云海的同学。那时候的程云海还在上初中,和张蕾同班且前后桌,回家的时候同路,每天晚上放学的时候,程云海和张蕾两个人一起顺路做伴回家。张蕾是位个子高高、温文恬静的美丽女孩,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清澈动人。现在想来,程云海就是在那双大眼睛的诱惑下,屡次找机会到人家去玩。第一次去的那天,就看到张蕾的母亲在家练她的龟息术。据张蕾的母亲说,起因是肚子有点疼,龟息术有这样的疗效:运气的时候,气在飘移,能够主动地引导病痛的感觉在疏散。有人说中医理论讲究,用药石的外因抑制住气神的虚妄,然后凭借自身的免疫能力,抗病达到治愈的目的。听起来,仿佛龟息术的治疗方法就是施术人不停的暗示自己病愈,激发施术人的身体摆脱邪气的影响,五脏六腑恢复正常运转,从而达到治病的目的,似乎有点道理。为了骗取张蕾母亲的好感,程云海认真跟从那位女居士----也就是他的师傅,学习龟息术。尽管当年师傅讲得非常详细,现在却只能依稀记得一小部分。说是传自一个有名的内功门派,施术方法就是根据自身所处的环境,有选择的采取小周天和大周天运气。小周天可在任意环境中,比如行走、坐车、甚至摇船等机械运动过程中,仅仅顺依任督二脉吐纳神气。大周天需要在小周天达到一定境界后自然而成,修炼时要在静谧的环境保持三口朝天的姿态打坐,结合呼吸频率,吐纳神气在六脉中巡回往复。程云海没有练习多久,张蕾的父亲再一次带领妻女云游四海而去。周身复杂的经脉和穴位,对于没有中医理论基础的程云海来说,委实太难。因此,直到师傅临走的时候,程云海才刚刚学会小周天的吐纳功夫。这些年过去,程云海甚至连师傅的音容笑貌已经忘记,当然师傅的女儿----张蕾的模样还是深记心中,小周天的吐纳功夫也能坚持时时练习。平时练起倒也气行通畅,虽然也能摆平一些头疼肚痛的小毛病,却也没什么大用。程云海伫立站台上,望着父亲的车子刚刚远去,政府官员们的班车也就到站了,卸下这些伪作严肃的货色,程云海上了班车,扔下一元硬币,找了中间靠窗的座位,开始享受这穿越县境东西的休闲之旅。才一坐下,程云海自然的开始小周天的吐纳,深含一口气,逆任脉而下,才行至丹田,顿感小腹骤暖,仿佛热气蒸腾,散至周身,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大病初愈的舒爽

下下海采采珠正文第004章小周天

,不觉之间气行越过会阴,顺督脉而上,行至脑户即觉神志朦胧仿佛大梦初醒,越过百会至神庭,则如拨云见日,面爽目清,昨夜睡眠不好的阴郁一扫而空。程云海顿感诧异,这与平时温淡的运气过程天差地别,难道是那颗玉珠的功效?!难道那是一颗传说中的神丹?为什么会藏身至夏日贝中?程云海心中更觉鼓舞,至少以后不必担心老父亲深夜回来惊扰自己的睡眠。程云海没有沉入无聊的冥想,背倚座椅危身端坐,潜心修炼他的小周天吐纳功夫。十分钟后,到了终点站。在售票阿姨的提示下,程云海恋恋不舍的离开。下车时一个弹跳,越至人行道,步履之间竟然自觉身轻如燕?!虽然没有大弹出几米,却也比平时远出好多。程云海心头一阵狂喜,自己怕不是一时妙手偶得,从此修得轻身神功?没有想太多,才进了校园,迎面走来自己的班主任。这个老头姓高,是教化学的。高老头高二才接手他们班,接手时对他不冷不热。高老头的眼里只有学习成绩前五名的学生,或者名门子弟。那时候程建国已经下岗,程云海的名字从来只在十名左右转悠,自然不是高老头眼中的世界。无论你学习成绩怎样变动,学习纪律是否保持,都和他无关,甚至给你绝对的自由,只要你不破坏他的课堂,不给他的班级带来恶劣影响,一切都没有问题。高一年级的主任,宋老太,是高老头的老婆,宋老太则大大相反,对每一个学生都非常严酷。学习偏好的学生,她会想办法让学生的父母感恩戴德,认为成绩来源于她的名师指教。调皮捣蛋的学生,哈,太好了,整天找你的麻烦,一逮住就要见家长。这些调皮捣蛋的学生,大多是系出名门的膏粱子弟,见了几次家长,自己的社会关系就会在周边的环境中蓬勃发展,于是创造灰色收入的机会来了。高老头和宋老太绝对是天造地设的完美结合!程建国的复出,县城里妇孺皆知。高老头这些日子已经盯上了程云海,今早碰见,竟然小跑几步走到面前,关心的对程云海道:“云海,马上要期末考了,努力一下,名次搞上去,力争高三能分个好一点的班级,不要太放松。你们孩子总是不在乎,有时间我会去拜访一下你的父亲,学校父母联手,你的成绩自然就上去了,明年问鼎清华北大,我想还是有可能的!”听着班主任的溢美之词,程云海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却也不便说些什么,只好点点头,说声:“老师,那我先去上课。”低头急匆匆离开,刚才轻身神功带来的好心情一瞬间全没了。

友情链接